亚太易和药业

您所在的位置 > 亚太易和药业 > 新闻中心 > 政策法规 >
政策法规Company News
廉价药短缺、药价上涨,背后原因是原料药垄断
发布时间: 2019-11-19 来源:未知 点击次数:

      针对原料药的“战争”近年来就没有停止过。

 

      在近几年的两会期间,多位制药企业两会代表都会集体“控诉”原料药垄断涨价事宜。康恩贝董事长胡季强今年两会期间接受采访时就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不少原料药价格已经较前几年提高了20倍、30倍甚至100倍,如尿酸原料药价格几年前为30~40元,近两年一度上涨到900元,最终政府部门介入才得以调整。

 

      11月5日,东北制药披露,收到辽宁省市场监督管理局送达的《辽宁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反垄断案件调查通知书》,辽宁省市场监督管理局于2019年11月4日开始对公司进行反垄断调查。东北制药董秘办负责人表示,这是被相关药企告了。

 

      举报信称,东北制药“不断抬高原料价格,致使左卡尼汀原料药价格从700元/公斤上涨到目前的8000元/公斤,仍然恶意不供应给制剂生产企业,极大地影响了生产企业的正常生产制剂”。
 

      制药企业选择战,是为了活着,更好地活下去。

 

      带量采购中,掌握原料药的企业优势明显。在第一轮采购中,华海药业7个产品6个中标,唯一流标的福辛普利钠片因中选企业产能无法满足采购需求,由同规格品种唯一过评的华海药业成功补位。这也让华海药业该品种占据了河北省该药大部分的市场份额。

 

      原料制剂一体化企业毕竟是少数,更多的还需要“挣扎”。

 

      此前第一批中标的浙江京新药业的苯磺酸氨氯地平片,在中标后,其中一种原料药价格从1000元/kg涨到1700元/kg,生产成本增加,而企业只能从管理上压缩成本来维持入选时0.148元/片的价格。

 

      实际上,相关主管部门一直在加强反垄断力度,就在不久前,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进一步做好短缺药品保供稳价工作的意见中还表示以最严标准查处原料药垄断。

 

      与此同时,监管部门对于垄断行为处罚力度也在不断加大。2018年12月24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冰醋酸原料药垄断行政处罚决定书,对成都华邑、四川金山、广东台山新宁3家企业开出医药行业反垄断有史以来最大罚单,共计罚没1283.38万元。2019年1月2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又开出一张反垄断大罚单,对实施垄断的河南九势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和湖南尔康医药经营有限公司给予1243万元处罚。

 

      虽然有各种措施,但仍架不住“粥少僧多”。根据国家发改委价格监督检查和反垄断局副局长李青此前介绍,中国的成品药有1500种原料药,其中50种原料药仅一家企业取得审批资格可以生产,44种原料药仅两家可生产,有10%的原料药只能由个位数的生产企业生产,另外一家原料药最多可对应169家制剂企业。

 

      非制剂原料药一体化企业如何活下去仍需观察。而实际上,原料药企业也并非都是“坐地起价”“盆满钵满”,原料药垄断有部分是审批原因,大多数企业并没恶意抬高价格,涨价也有其客观原因,原料药企业也面临生存问题,未来或只能剩下2至3成企业。

 

      原料药生产企业向来是污染大户,原料药生产过程中产生的“三废”量大,废物成分复杂,污染危害严重,自新环保法公布以来,相关部门对环保的监管力度在不断加大,《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被称为“史上最严”的环境保护法,很多原料药生产企业由于环保不达标被要求限产或停产整顿。

 

      很多原料药企也在加大进行环保升级和设备改造,公开资料显示,科伦药业2018年全年累计投入环保费用3.64亿元;华北制药累计投资近7亿元,升级改造了公司及下属子分公司的环保设施。

 

      据了解,部分地方政府环保标准不断变化以及一刀切的行为,使得企业投入很大。“机器厂房都是按照之前的要求进行改造,是一笔很大的固定投资,但按照后续的标准,给我们的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搬走要么重建,搬走对我们来说这些机器都是废铁,重来就意味着重新投入。”在“恶劣”环境下,如何成为活下来的少数,这也是原料药企必须面临的问题。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史立臣说,即便原料药企在做转型,也需要一定时间,做原料的企业本身制剂的基础就很薄弱,后续如何布局,如何扩展商业渠道,这都是未知。在这场活下去的战争中,谁是赢家,也需要时间来给出答案。